喝啤酒也可以虐人

发布人:时间:2018-06-03

  来自于西班牙比埃尔索Bierzo克鲁隆村Corrullon,创立于1999年,是一家被罗伯特•帕克盛赞过的很有特点的酒庄。创始人早年曾在柏图斯工作过。葡萄酒由当地一个古老的葡萄品种门西亚Mencia酿成,27公顷的葡萄园位于陡峭的山坡,由200多个小地块组成,土壤较为贫瘠,主要有片岩,少量黏土和白垩土,采用生物动力法。

  品鉴笔记:漂亮的宝石红色,散发出黑莓、黑李子和紫罗兰的馥郁香气,夹杂着薄荷、梅子干和雨后泥土的气息,入口优雅清新,单宁丝滑,但也不失结构感,是一款独具特色的西班牙葡萄酒。

  随感:与前几款强敌相比,口感略显单薄,让人觉得可惜,但是转眼一想,如体现出了葡萄品种和当地的风土特征,略有遗憾又有何妨,不过都是个人的好恶而已。

  与中国“文化”少不了白酒一样,西方文艺也与葡萄酒也解下了不解之源,譬如凡•高与葡萄酒。

  成立于1992年,来自于西班牙的精英产区斗罗河岸Ribera del Duero的酒庄,采用有机农业和生物动力法,42公顷葡萄园种于50年以前,种有添帕尼罗、赤霞珠和美乐。酒庄在2013年入选Wine&Spirits Top 100 Wine,旗舰酒款Pesus被W.S列为西班牙最昂贵的10大葡萄酒之一。

  最近有一篇文章,说喝白酒是没有文化的事情,大约的意思是白酒的历史很短,喝白酒的文化是虐待和自虐的文化。本不想去评说这一看就是不喝酒不懂酒的痴人妄语。文化本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,笼统地说,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,是人们长期创造形成的产物,同时又是一种历史现象,是社会历史的积淀物。

  但凡有这能这样喝酒的,多半是有文化的,不管是红酒还是白酒,若是“鸿门宴”一样逼着喝酒多半是没有文化的,至于本人“好酒”、“酗酒”却又与文化不相关了…..

  喝白酒,喝红酒,到底哪个更有文化?其实这本无可比性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水土养一方文化,一方人选择一方酒。酒本身不是文化,文化的关键在于喝酒的人,以及为什么喝?怎么喝?

  强行将古代酒与现代白酒割裂开来,谈论白酒历史太短,无关文化,这本来就是没文化的事情,不过是另外一个“白马非马”的故事而已。要知道文化是不断演化的,酒文化也是如此,况且古代只是因为工艺水平的原因,酿不出高度酒,古代的所谓“水酒”不紧紧是酿出来的度数低,还有商人们因利,额外添加水进去,当初的所谓好酒、名酒最大的因素就是度数比一般市场上“水酒”度数高。白酒是时代对酒的选择,白酒文化也是传统酒文化的不断进化而来,是沧海桑田,时代变化,文化变迁的选择。

  世界文化现象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,西方的酒神精神以葡萄种植业和酿酒业之神狄奥尼苏斯为象征,到古希腊悲剧中,西方酒神精神上升到理论高度,德国哲学家尼采的哲学使这种酒神精神得以升华,尼采认为,酒神精神喻示着情绪的发泄,是抛弃传统束缚回归原始状态的生存体验,人类在消失个体与世界合一的绝望痛苦的哀号中获得生的极大快意。

  但相对于西方,中国并没有酒神崇拜,可能有几方面的因素。历代皇帝禁酒,历代统治者为了禁酒,不是“捕之”、“杀之”,便是“有罪”、“斩之”,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,能偷偷酿点酒喝点酒就是万幸了,谁还去管他酒神是个什么模样。中国没有酒神崇拜,估计还与佛教禁酒有关,佛教是反对饮酒的。

  葡萄酒让每次吃饭变得隆重,每次进餐变得更加优雅,每天的生活变得更加文明得体。——安德雷?西蒙

  这些都是中国的酒“文化”,更不论融于生活中的酒礼、酒德、酒令、酒具等等,每一样都是一副长长的历史画卷。

  其实这些讲究在传统的白酒文化里面也很多,譬如品酒的时候所谓“一看”、“二闻”、“三品”、“四回味”,各式各样的“酒令”,除了这些餐饮文化以外,古人还有“山饮”、“水饮”、“郊饮”、“野饮”等等,诸多讲究。

  在中国,酒神精神以道家哲学为源头。庄子宁愿做自由的在烂泥塘里摇头摆尾的乌龟,而不做受人束缚的昂头阔步的千里马。追求绝对自由、忘却生死利禄及荣辱,是中国酒神精神的精髓所在。

  至于喝白酒是自虐还是虐人,不过一些人的喝酒时候的状态,倒是与白酒没太多关系了,喝啤酒也可以虐人,喝汽水也能被人虐。俗话说,要交友,常喝酒。酒与社交有内在的联系,饮酒是增进了解加深友谊的有效途径。常言道: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。喝酒是表达友好的一种方式。朋友之间的友情在酒杯能得到更深的深化。

  饮酒的意义远不止生理性消费,也不止口腹之乐;在许多场合,它都是作为一个文化符号,一种文化消费,用来表示一种礼仪,一种气氛,一种情趣,一种心境。文化不是空洞的,白酒、红酒其实都是各国文化的具体载体之一。

  酒还是化解个人之间恩怨的有效手段。“度尽劫波兄弟在,酒杯一端泯恩仇。”双方之间不管有多深的积怨,只要一端酒杯差不多矛盾就化解了。

  但与中国酒文化不同的是,国外的葡萄酒文化大都与生活、品位、享受等联系在一起,成为西方饮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。他们喝葡萄酒讲究搭配与礼仪,什么酒搭什么餐,什么时候应有什么样的礼仪等,都有一定的标准。香槟和白葡萄酒适合作饭前开胃酒;冷餐和汤可以用白葡萄酒或玫瑰红葡萄酒佐之;白葡萄酒可配色拉、鹅肝、海鲜等菜;红葡萄酒配火腿、牛排、家禽和野味等红肉类菜;味浓的奶酪用红酒,味淡的奶酪用白葡萄酒;最后吃甜点时可以喝甜味白葡萄酒。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

  当天这八款酒的表现都非常好,并没有因为保存不当或舟车劳顿而失常。另外,有的酒款,我之前有喝过,但是这次再喝,其变化和复杂度却又超出前次更多,也许,葡萄酒就是这样,细致入微,会随着不同环境以及品饮者的不同心境而转圜。

  因此,单从文化来讲,白酒的文化还是要较红酒文化丰富得多,白酒文化是融入生活的点点滴滴的,是中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你永远无法想象将酒从历史中拿掉后,历史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,而红酒文化主要还是餐饮文化,当然这可能也与整个西方的历史时间不长有关。

  白酒起源于中国古老的酿酒工艺,从“浊酒”慢慢演变过来,红酒则从波斯的葡萄种植演变而来,各自的历史都是漫长、悠久的,也逐渐成为生活的一部分,慢慢的也都行成了各自的酒文化。

  在中国,酒文化是融于诗词歌赋、是融于山水之中,融于生活的每一处,融于五千年的璀璨之中。

  此外饮酒也是展示个人风彩和魅力的重要窗口。温雅的姿态,合体的举止,文明的谈吐都会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,提高你的社会地位和知名度。

  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(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)“醉里从为客,诗成觉有神。”(杜甫《独酌成诗》)“俯仰各有志,得酒诗自成。”(苏轼《和陶渊明〈饮酒〉》)“一杯未尽诗已成,涌诗向天天亦惊。”(杨万里《重九后二月登万花川谷月下传觞》)。南宋政治诗人张元年说:“雨后飞花知底数,醉来赢得自由身。”酒醉而成传世诗作,这样的例子在中国诗史中俯拾皆是。

  凡•高在1886年到达巴黎后,就中了酒神的咒语,从此,酒如影随形地跟着他直到生命的尽头。在巴黎时他常进出铃鼓酒馆,喝酒交朋友或是寻找适合的模特儿。《铃鼓咖啡屋的女人》就是以老板娘为描绘对象,在阿尔,他在酒馆里花掉大半的生活费用,使他走向疯狂之途。他与沉沦的人感同身受,唯有喝酒,才能使他的感情与能量得到充分的释放,使他超越自我的限制,展开生命的光采。